Bertil Andersson讨论了教育的未来课堂3.0计划

 

微信图片_20190730111417

 

Bertil Andersson教授是南洋理工大学前校长,也是学术界的领军人物。这位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的专业人士曾在世界各地的顶尖大学学习和任教,目前正在帮助Eon Reality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课堂3.0计划。

 

Andersson教授,近期关于在未来十年内增强和虚拟现实(AVR)技术如何影响课堂教学主题,接受了我们专访。

 

问:您如何预测5-10年内课堂教学的面貌?

 

这将是一场革命,而不是一场进化。我预见到在课堂上会有一个巨大的突破,那就是在不需要使用笨重设备的情况下,各地的教师和教授都会创建他们自己的内容和课程。想想世界上有多少课堂将会被改造目前,我们谈论的全球26000多所大学的课堂,然后是世界各地数不清的K-12课堂。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将是一场革命,不是是否会发生,而是什么时候发生变化迫在眉睫想想我们是如何从一款基本的诺基亚手机发展到几乎所有人都使用的无所不在的智能手机。想想这花了多长时间,2-3年?可能再多一点?但这就是我的意思,改变会发生,而且会发生得很快,在你意识到之前,我们正在潜入教育革命的下一次巨大突破

 

问:为了实现这一愿景,当前需要消除哪些障碍?

 

目前,我们看到一个需要弥合教学思维、教育学和技术之间的鸿沟。当这些相遇时,课堂和课堂学习体验有着巨大的潜力,但目前这还没有发生。

 

问:您认为像AVR这样的技术如何影响学习过程?认为这项技术会为学生和教师带来什么样的机会?

 

3D学习既是一个高科技的过程,也是一个自然的学习过程。三维学习的理念不是让学习过程变得更复杂,而是让学习过程变得更简单。作为一名化学家,我们想到的一个重要例子就是立体化学的研究。当我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在二维教材中学习立体化学实际上是一个不自然的过程,因为我们需要可视化分子之间的相互作用,理解“锁和键”的原理。

 

在3D中研究立体化学更有意义,因为这些过程发生在3D中,尽管其规模是肉眼完全看不到的。

 

问:大学如何才能更好地将AVR教育引入教室?根据在南洋理工大学的经验,在进行如此重大的技术改造时,能学到的最大的课程是什么?

 

这种转变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我们还需要认识到课堂1.0教学模式已经过时,需要重新思考。团队学习的引入将颠覆传统的教学形式。与过去相比,为了使学习更有效率,被动的课堂消费模式应该是过时的。真正的现代课堂应该以现代互动教学法为基础,即以讨论、探究和独立思考为主的课堂。

 

问:回到在乌梅大学的本科生时代,对讲课的方式有什么问题吗?

 

好吧,在我还在大学的时候,我记忆中“3D立体化学”学习是两个小时的讲座学习附加6个小时的实验学习——基本上是3D学习。我还记得必须用木棍和泡沫塑料球构建分子结构,以可视化它们的结构。我想你可以说那真的是石器时代的虚拟现实!

 

问:您认为AVR能帮助更好地学习吗?怎么会这样?

 

如果我能接触到AVR技术,我可以想象我能够更深入地理解化学相互作用,无论是物理学、生理学还是化学,蛋白质、原子模型都完全在3D世界中发挥作用。因此,我再次重申,我认为AVR仅仅是用来赋能最自然的学习方式,即在3D中学习。

 

问:您能想象通过AVR技术学习有什么缺点或陷阱吗?

 

如果只关注高投资基础设施,那么AVR就有可能成为一种过度夸大的技术伎俩。这也许是我唯一关心的。但除此之外,我看不出虚拟现实和虚拟现实在教室里的推广有什么大的缺点。事实上,我看到了大量的机会,这些机会从提供对相同抽象的知识平等化学习开始。

 

我为什么这么说?我们知道一个事实,即优等生和劣等生有区别。优秀的学生有更大的抽象能力,可以很容易地把教科书和教师的教学变成他们头脑中的概念化模型。对弱势学生来说,情况就不那么真实了。然而,随着AR和VR在课堂上的引入,这种抽象的过程立即变得显而易见,并且对所有人都可见。因此,较弱的学生也可以获得同样的清晰度和理解水平,否则很难掌握科目。

 

问:正如我们所知,并非世界上所有的教室在访问和基础设施方面都是相同的,AVR在使知识民主化和确保人人平等访问方面能发挥什么作用?

 

我认为大部分现有的基础设施已经掌握在我们的手中,我指的是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它们对大多数学生来说并不昂贵。我认为虚拟现实和增强1现实研究有巨大的潜力提供平等的知识获取渠道,即使是对难民或偏远社区等处境最不利的群体。例如,VR和AR课程可以很容易地放在移动课堂上,移动课堂可以从一个位置搬移到另一个位置。这比建设实体学校和基础设施需要的资源要少得多,但仍然可以带来同等的影响。

 

问:您认为EON Education能起到什么作用来引领之前提到的未来课堂的转变?

 

我认为EON Reality,事实上,教育的未来将在很大程度上得以实现,而且有实现这一转变的远见。大学和学校也应该意识到数字革命正在进行中,必须小心不要成为自己傲慢自大的牺牲品。

 

问:当我们迈向一个未来,我们正见证着向更大自动化的转变,你认为AVR如何能够起到缓解劳动力转移的作用?你认为这会对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大学校园的学习和教育将永远存在,因为需要社会互动。然而,对于劳动力来说,去学校上课可能会带来许多便利问题。在这里,AR和VR可以在提供虚拟课堂体验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而无需坐在真正的课堂上。当然,这为公司创造了许多新的、或许是意想不到的机会,以便在不影响员工生产力的情况下创建有效的培训解决方案。

 

问:面对如此巨大的技术变革,你认为下一代劳动力必须具备的核心技能和能力是什么?AVR如何帮助下一代获得他们

 

未来的一切都将变得更加复杂和综合,知识需要不断更新,因为预期的变化可能发生得比人们所能预见的要快得多。很难预测一个人将来需要什么。例如互联网自动驾驶汽车。因此,未来一代一个关键的能力是适应性,如果AVR能够更有效地推动更深层次的体验式学习和细致入微的情感量表,我毫不怀疑将会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东西。

 

问:您还想分享关于未来学习和培训的其他见解吗?

 

这种转变一定将会发生,而AR/VR并不是技术上的噱头,而是大脑和眼睛的自然学习方式。

 

 

 

2019年7月30日 09:20